女儿学校的一份校报,让我看到了历史的另一面

2017-07-19 13:53:08 Sherry 1605

雕像的作用-678x381.jpg

在大女儿上学的寄宿学校,每年一度的家长会都被安排在10月下旬,周五至周日连续3天。

这与国内学年末开家长会的习惯正好相反。3个月的暑假刚过完,9月初开学孩子刚离家,还不到两个月,能有什么新鲜事儿和老师聊呢?我想,这是因为新英格兰地区冬天太冷,冰天雪地的,让几百位家长跑来确实不忍心,而春季太短,夏季忙着毕业班。只有秋天,新英格兰最美丽的季节,请家长们过来,又看孩子又看风景。

秋季的校园确实美丽。红黄相间的枫叶随风摇摆,绿绿的草坪上还洒满雨珠。跟着女儿走向红砖金顶的教学楼,和老师、同学、家长们打着招呼,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一个被《死亡诗社》等经典校园影片用优美的影像和音乐描绘过的世界。这里已成为孩子的另一个家,也是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做妈妈的,心里很感恩。

每次来开会,女儿总为我留一份学生主编的校报。其实校报网上也有,在另一头的西海岸也能看到。但身处校园,拿着手里的小报纸从头读到尾,在署名里认出孩子的朋友,这是我每次来的必修课。不但和女儿聊天能有更多话题,感觉与学校的距离也拉近了。

这一天的校报上,有一篇文章引起了我的注意。首先,文章题目就很博眼球,“The Damaging Legacy of an All-Boys School 具有破坏性的男校传统”。

和大多数英美寄宿学校一样,女儿的学校于1884年创建时也是男校。至今133年了,前面90来年都只招收男生。这所学校是创建者依据自己小时候在英国上学的体验来创办的,保留了很多英国公学的制度和传统,但在理念上却并不守旧。

早在1952年,当时的校长就录取了第一位黑人学生。两年之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才判定种族隔离的学校违法。1963年,在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的华盛顿演讲之前,同一位校长邀请他来校为师生们演讲。1965年,这位校长又携带夫人,和全校75名学生一起,参加马丁·路德·金在波士顿领导的民权运动大游行。

然而,这样一所既传统又前卫的学校,直到1975年,在第一名黑人学生被录取之后22年,才录取了第一位女性学生。

校报上这篇文章的作者和女儿同在一个年级。她这样写道:

“清晨,你把自己叫醒,希望能有时间快速吃顿早餐。到了餐厅,环顾四周,墙上挂着的画像都以男性为主,即使有女性,她们也是作为陪衬,坐在丈夫的前面。

7点55分走进教堂,你一边等着晨读开始,一边眼光扫过墙上刻着的几百个名字。在墙上纪念的都是男性。

然后,你从教堂走到大教室,等着毕业班主持的早会开始。你注意到,在大教室墙上陈列着很多伟大思想家的雕像,而这些雕像无一例外都是男性。

……

确实,这些只是雕像而已。但是,作为学校的女生,我经常被他们提醒着:你是一位外来者。时间长了,这一切变得很可笑。

学校最早是一所男校。今年是校庆133年,可见,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餐厅墙上的校长画像,情有可原,因为至今为止,所有校长都是男性。教堂墙上的名字也同此理。但是大教室里的雕像代表的是人类最伟大的思想家,不应该有性别之分。特意把女性排除在外,完全与现代脱节,学校应该为此感到羞愧。

在批判性思维上,男性并不高于女性。但是,单单只陈列男性思想家的雕像,学校正在传达的是这样一个讯息——男性高于女性。无形中,这里的每一位女生,在每一个早晨,都在被贬低。”

文章不长,但给我的震撼很大。

对我来说,这位女生描述的,校长画像、教堂纪念墙、雕像等等,代表的是学校的历史和成就。每逢访客参观,讲起来就很为学校骄傲。而这位女孩子,用极为简单而清晰的文字,让我看到了历史的另一面,这是同为女性的我本应该很在意的一面。

今年夏天,佛吉尼亚州大学城夏洛茨维尔市准备移除内战期间南方领袖李将军的雕像,受到反对拆除者(站在最前沿的是举着火把的白人种族主义者)的暴力抗议,一度震惊全美国。现任总统发布推特,“把如此美丽的雕像和纪念碑移除,这是割裂我们国家的历史和文化。”

当时,我和女儿曾有过一场争论。我说,这么多年了,雕像已成为城市文化风景,为什么一定要移除?留着总比没有,或者弄个假的新古董要好。她认为,如果德国没有纳粹分子的雕像,美国也不应该有捍卫奴隶制的将军雕像。保存历史为什么一定要用雕像?

读着女儿同学的这篇文章,回想着女儿的话,我很感激她们能在这样的一所学校里,被启发和鼓励着,重新思考眼前被习以为常的一切。



标签:   海外生活 华人

深圳市启思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龙岗区天安数码城1栋A座1203-2

518116

0755-28516895

qiside8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