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是“艺术白丁”,就不能带孩子看展了吗?

2017-12-15 16:25:10 LINDA 1371

20120109165550_iuThm.thumb_.600_0 (1).jpg

99%的女孩儿妈,都经历过孩子的“公主情节”时期。去迪士尼乐园,在店里买一条公主裙是必做之事。每次看到大女儿Katie穿着不怎么透气还shining掉粉的裙子在镜子面前旋转,我既不忍心打扰这种不知何时就会逝去的公主梦,但也很想,让她看看真正的公主服饰和生活。

恰好今年夏天,匈牙利博物馆把茜茜公主的生活“还原”到了上海博物馆。

我把展览馆里展出的那条蓬松华丽的裙子照片给她看,人家直接问:“这条裙子,我可以试穿么?”

有戏,于是我开始认真做起了看展准备。

一岁开始征战博物馆的辛酸泪

第一次跟我去看展览,还在跌跌撞撞学走路。草间弥生的代表性波点拨动着她的好奇心,满场尽欢,也是一道亮丽的奇葩。

我内心窃喜,天真地以为她从那时起就可以游刃有余地出入展览馆,并向着世界真奇妙,东西方审美兼容并蓄之路走去……

可是,前年的梵高展,孩子一进场就扭动哭闹,我抱着她忍受着背后利剑一样的眼神,仓皇逃出。

我们家的展览之路,从最开始好奇至上的垂涎入定,到披头散发的落荒而逃,真是一部“幼儿观展血泪史”。

带孩子逛博物馆之十万个为什么

年初,我和Katie的艺术启蒙老师去看米开朗基罗的展,全程约90分钟,展馆出来,她啧啧道,从来没有这么短时间就看完一个展览。

原来在展览如何“看”,看什么上,专业人士与非专业人士,有着天壤之别。

那我们这些艺术白丁,是不是就不能带孩子看展了呢?

直到她又带着我们看了一次博洛尼亚插画展,我才知道,原来在展馆外还嘟着嘴的小孩,竟然能找到这么多乐趣。无需阅读参展指引,也没必要所有作品都看个遍,陪小孩一起挑自己喜欢的,有的驻足许久,小小的眉毛皱在一起,不发一言就走了,有的插画,她看完了像机关枪扫射一样哒哒哒的要说上好几分钟,到了其他馆又折回来再看,看完再笑,乐趣无边。

或许我们该关注的是,孩子从展览馆找到的乐趣,而不是获得了什么。

为“茜茜公主”备课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除了看展览介绍,可用的资源太多。

我先是把《茜茜公主》三部电影都刷了一遍,看完才发现,原来从某种程度来说,这还是一部教育宝典。茜茜公主的爸爸给了她足够自由的成长环境,一个喜欢喝啤酒打猎,出言豪爽的男人,竟然是个了不起的美学启蒙老师。是爸爸带着她,去认识了大自然的神秘之美,和她一起照顾数不清的动物,教她骑马,让茜茜公主从小就懂得敬畏生命和享受大自然的美好,这些浑然天成的灵气让后来出现的皇帝在众多美女中对她一见倾心,不顾母亲的阻挠娶她为皇后。也是这样一种情怀特质,才让她具有非凡的同理心和广博的爱,对奥匈帝国的建立功不可没。

看完电影里的茜茜公主,我又开始去搜寻历史上记载的茜茜公主。上次在看展的时候遇见一位北大来的历史系教授,他建议我看完了《人类简史》再去看这样的国家博物馆的展览,会更了解历史发展的主线。可惜时间紧张,我只得做个紧急应对的措施,从知乎上寻找有说服力的历史背景介绍,再去豆瓣上拜读文艺青年眼里的茜茜公主和这场展览,最后再去大众点评看看普罗大众的感受。这些,能让我在艰涩难懂的时间轴和历史事件中,提炼出有趣的关键点,并在看展的时候,见机行事地“显摆”给女儿听。

王子和公主的美丽童话,永远是影视作品里面的戏剧表现,现实中在巴伐利亚的森林里自由成长的茜茜,在1854年年仅17岁嫁入皇宫以后,因为受到繁琐的宫廷礼仪束缚,而拼命思念自己的家乡。皇帝忙于政务,出生的孩子被嫌弃她举止粗鄙不合宫廷礼仪的婆婆抱走。情绪低落的茜茜开始频繁外出旅行,不顾皇帝的反对带着两姐妹到了匈牙利,结果造成两岁的索菲夭折,这也让她和皇帝之间的亲密关系土崩瓦解。她的身体健康也一度陷入糟糕的境地。当一切好转,她开始摄政,尝试挽回和皇帝之间的关系。可就在此时,当她能够亲自抚养第四个孩子时,唯一的儿子却因为和一位伯爵夫人的婚外情遭到父亲的反对而自杀。丧失爱子的茜茜,开始只穿黑色衣服,并离开了皇帝身边,仅以书信往来维系着,直到1898年被刺杀。

这些史实,小孩还不能全部理解,所以抓住关键词,让她知道这意味着传奇公主的一生并非像动画片里的公主那样,只要美美的穿着公主裙,就可以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茜茜对自然界的向往,对一切生灵的尊重,对语言和历史学习的投入,超越种族的爱,推动奥匈帝国成立的功不可没,都成为了可以讲的故事。

家庭艺术教育秘笈

艺术从某种程度上可以打开人生的另一个通路,让我们勇敢,可以不听话,不畏惧成为自由的“少数派”。

——戴亚楠《生命合伙人》

这是一本让家庭养育者不焦虑的书,也是我的看展指南,作者以专业人士的身份,告诉我们要“去功利化”地看展,激发孩子的兴趣,从很小的问题着手去调动孩子的五感,投入每一次展览馆之旅。

其实哪怕一时兴起,没有时间做功课,我们也可以和孩子去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展览。只要大人孩子都带着好奇心,不在乎自我品读的对和错,去发现每一件作品的特别之处就好,比如讨论色彩,交换看作品时的心情,甚至做一些特别的任务卡。

孩子眼中的茜茜公主和匈牙利

展览本身就是梦幻的公主粉,所以孩子在进场处就忍不住芭蕾转,展馆与展馆之间隔着的天鹅绒窗帘和纱幔,再加上展馆现场那些奢华的19世纪奥匈帝国器具,让她觉得自己就是踏入了匈牙利国的中国公主。

她一心想着那条公主裙,所以直奔主题,看到了却不明所以地问我,为什么这条裙子上要穿个大围裙?是不是因为公主都很忙碌,要插花,要骑马,怕把裙子弄脏呀?

而最令她不解的是,那条黑裙子,她换了不同的角度看,最后,对着我和看展的叔叔阿姨来了一句,“这条是裙子吗?怎么像个垃圾桶。”她这样,我连茜茜公主丧子之痛而放弃了其他颜色服饰的故事都没来得及讲。



标签:   教育资讯

深圳市启思德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深圳龙岗区天安数码城1栋A座1203-2

518116

0755-28516895

qiside888@163.com